记得诺坎普猪头吗

0 Comments

西甲赛场上,自古德比,从来都是故事多多。上周六,皇马客场迎战马竞队的马德里同城德比,主队以0比3落败。赛后,正当舆论界为本场比赛开赛阶段主队后卫安东尼奥-洛佩斯禁区内犯规的那张红牌争论不休的时候,《阿斯报》却又披露性报道了惊人的一幕-猪头惊现卡尔德隆体育场。

《阿斯报》载,当时把守球门的,是客队门将卡西利亚斯。本场执法主裁判并没有因“猪头”事件宣布中止比赛的进行,赛后面对记者,尽管没有特别点出这枚从天而降的“猪头”,巴斯克斯坦承“双方球迷都显得非常激动,以至于看台上不时飞下塑料饮料瓶,这当中有些瓶子里还装有尚未喝净的液体饮料”。由于没有造成任何人员受伤的意外,上述暴力径仅以形式上的经济处罚草草了事。由于当时事发地点距离卡西利亚斯很近,皇马门将自然没有于此忽略的道理,不过赛后面对记者,卡西利亚斯表示当时看到空降而至的猪头,自己以为那不过是塑料制成的模型而已,因此这个小插曲并没有分散自己太多注意力。

熟悉西甲的球迷自然而然便会借此联想到2002年11月24日发生在巴萨主场诺坎普那桩臭名昭著的猪头事件。当时交战双方是从来不共戴天的皇马和巴萨,至于猪头直接攻击的对象,则是自巴萨转会皇马之后被巴萨球迷定义为“叛徒”的葡萄牙人菲戈。那场比赛中,除了这颗最为抢眼的猪头以外,从看台上天降而止的还有包括玻璃瓶在内的诸多其它“暗器”,以至于当场比赛迫不得已一度中断。比赛结束后,西班牙足协曾打算给巴萨处以诺坎普禁赛两场的处罚,然而最终的处罚却拖到了三年之后的今年8月,西足协宣布对诺坎普猪头事件处以4000欧元的责罚。如果说最“著名”的诺坎普猪头事件是类似荒诞一幕的“鼻祖”。那么接下来更为荒谬的是紧随其后就在2002年12月,为对抗毒品在瓦伦西亚主球场举行的友谊赛上,第二枚猪头空降梅斯塔亚。不过介于那是一场公益性质的比赛,与此同时到场观战比赛的还有西班牙王子菲利普,上述大煞风景的一幕经媒体偃旗息鼓之后被束之高阁了起来。

究竟为什么球迷乐于以“猪头”发泄愤慨,用《阿斯报》笔者的话讲,这是一个谜。这是一种被默认的排斥“马德里主义”的具体表现形式么?2004年12月的义演赛上,唯一与马德里“有染”、激怒球迷的,的只有前皇马人、塞黑前锋米亚托维奇(Mijatovic)。2004年11月,为了警醒世人两年前著名的诺坎普猪头事件,一甲醛制成的猪头模型被陈列于德国埃森的Kultort艺术馆。

发表评论

电子邮件地址不会被公开。 必填项已用*标注